首 页 本镇概况 机构设置 政务公开 党建之声 新闻快报 黄村风采 法制平台 网站留言 调查征集
天气预报:
  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» 原创天地» 原创天地
祭奠先祖,不仅仅是单纯缅怀
来源:黄村镇网站 日期:2018-04-18

桃花红了,柳树绿了,经过了一个冬季的蛰伏,春姑娘款款拉开了闺房的帷幕,噼啪的鞭炮声也在青山绿水间响起来了。看看日历,已是清明时节,又到了一年回乡祭祖的日子了。

从县城回到祖祖辈辈居住的小村庄。过去那个残破败落的村庄,一年不见,绽放出了几分新奇的美丽。在村口参天古树的庇护下,斗拱飞檐在树叶中若隐若现,原先那些破败的山墙、土房都被扒掉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居民楼,前两年特别流行的那个词“高端、大气、上档次”,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。

在我们老家,上坟祭祖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。大哥从市场上买回了大把的花馍、冥钞等祭品。母亲拿出剪刀,剪出一排排纸把,而后绑在细长的棍子上。一切收拾停当后,父亲喊来大伯和哑巴叔叔,大伯家事先也煮好了祭奠用的汤面,放在了大红色的托盘中。全家数十口人,浩浩荡荡地出发了。

去祖坟,必经村里的移民安置点。这两年,镇上为我们村规划了一个移民安置点。超市、广场、健身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。安置点广场,从早到晚都很热闹,锻炼身体的老年人,跳广场舞的小媳妇,跳街舞的年轻人……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。每回我回家,父亲总要说安置点里发生的新变化。这儿多了一排房子,那儿多了一处健身设施。这里环境多么好,那里锻炼的人是那么的多。每回滔滔不绝,唠唠叨叨到最后,父亲总要例行地感慨一句:“你爷爷在世那会,那过着是啥苦日子,现在呢,真是幸福呀!”这回上坟,父亲自然又念叨了一路。

我一边走,一边不停地偷看父亲两眼。父亲明显老了,已经是满头的白发。但好在面容红润,精神矍铄。伯父更是步入古稀之年,一人侍弄着三亩土地。一辈子都是农民身份的兄弟俩,到老却能按月拿工资了。一问,是政府发放的老龄补贴。还有过去最让他俩烦心的哑巴叔叔,去年也被政府纳入了贫困户名单,由专门的扶贫干部帮扶脱贫。叔叔打着手语告诉我:现在的日子,很满足了!

祖坟前依小河,后枕青山,松柏成片。在庄严肃穆的氛围里,我们将盘中的花馍等祭品整齐地摆放在坟头;一排排纸把或插在坟的周围,或挂在树梢;大把的纸钱被点燃。母亲说,今年人到得齐,是大团圆,特别让大哥多买了好些纸钱。纸钱燃烧升起的袅袅青烟,和着檀香,绕在坟头,久久不散。

磕头,再磕头,三磕头,全家人按顺序磕头。每个人磕的时候,头都贴着地,很低、很低。父亲更是把黄泥土磕得四下乱飞。我也照着父亲的样子,磕得很虔诚。当头触碰土地的那一刻,我想到了我的爷爷辈。他们在这片土地上逃过荒躲过匪,也为了这片土地流过血送过命;父辈们为了能填饱肚子,在这片土地上拼命耕种;我们这一辈在这片土地上嬉戏、成长。顿时觉得,清明祭祖,也是完成了一次和先人们、和这片土地的虔诚对话。

在春暖花开的清明节祭奠先祖,不仅仅是单纯缅怀祖先,也是再次提醒自己,要在以后的日子里,将先祖们血液中流淌的与人为善、勤劳简朴的和睦家风世代相传,珍惜现在的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。

惟愿盛世长存,清明长存!

(黄村镇大学生村官 易名


相关附件:
相关新闻:
 
 
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人民政府版权所有

电话:(010)69262632

京ICP备15023992号